全文检索
首页 > 八面来风 > 首页

湖南麻阳:打造“互联网+监督”平台升级版——
扶贫监督插上了科技翅膀


2017-10-12 10:22 作者:中国纪检监察报

 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对湖南省麻阳苗族自治县“互联网+监督”经验做法给予高度肯定,指出“‘互联网+监督’给监督插上科技的翅膀”。

 3月份以来,该县积极提升“互联网+监督”平台功能,除纪检监察系统外,让“监督插上科技的翅膀”广泛应用于扶贫领域,取消违规领取城市和农村低保1126户2700人,清退不符合条件贫困人口5500人,挽回易地扶贫搬迁、失地少地农民养老保险等经济损失3000余万元。

 大数据自动“碰撞”,织密“监督网”

 9月28日,记者走进该县谭家寨乡楠木桥村便民服务站,一台“互联网+监督”终端机映入眼帘。只见一村民用自己的身份证在电子屏幕上一扫,系统便自动显示出他所享受政策的项目、金额和发放时间等。

“100多项民生资金,如财政局发放的扶贫资金、民政局发放的低保、住建局发放的农村危房改造补贴等等,每一笔资金的发放时间、金额、对象,都记录数据库中。”该县纪委副书记张寿文给记者边现场演示边介绍,这个监督平台的核心部分,由两个数据库组成,一个是人员信息库,里面有8万多条数据,包括去世人员、公职人员、村干部、买房购车人员、门面业主等;另一个是民生资金库,目前积累了90多万条数据。

“通过对比,可识别出上述两个子数据库中重合的部分,即:有人已经去世了,但还在领农村低保。”平台技术人员欧阳小华打开平台,把这两个数据库进行对比,勾选“去世人员”和“农村低保”两个子数据库,滑动鼠标,点击“对比”功能。

 平台通过大数据自动碰撞对比、分析和预警,开辟便捷的投诉举报和反馈渠道,织密监督网络,及时发现问题线索,实现快查快办,有助于净化基层政治生态。通过碰撞对比,平台发现民生领域各类疑似问题线索19万余条,涉及低保、扶贫、危房改造等多个方面。

 周尚森是麻阳县石羊哨乡政府的一名干部,几年前,他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帮父母办理农村低保。平台运行后,他主动向乡纪委坦白并取消了其父母的低保资格。

 据统计,1至8月,该平台已发现扶贫领域问题线索7591件,立案查处56件,处理28人,党纪政纪处分26人。

 做好扶贫项目信息公开,盯紧资金“去向”

“钱从哪里来,花到哪里去,干了什么事,效果怎么样,有没有问题?”该县纪委副书记龙永杰介绍说,平台建设围绕扶贫项目的这五个问题,由县扶贫办牵头,将乡、镇等单位编制资金项目全部导入平台系统;发改、住建、农业、民政等相关单位根据职责,将扶贫项目在施工前、施工中和竣工后的照片及信息于规定时间内进行公示;对拟发放的资金,上传至平台进行扫描“体检”,发现问题及时复查复核并纠正,由此实现对资金和项目来源、去向、过程、效果、问题、投诉等信息的全面公开、全面监督。

 江口墟镇大禾田村村民通过终端查询机发现,该村村民彭祖保、彭武等7户不属于地质灾害户,却领取了国家地质灾害搬迁补助款5万元,于是通过平台向县纪委举报。后经纪委调查,情况属实,为国家追回了共计35万元的地质灾害搬迁补助款,同时,对大禾田村党支部书记彭祖坤、村委会主任陈际权等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平台的分析比对功能对扶贫工作帮助很大,特别是在精准识别贫困户问题上,解决了以前人工采集不全、不准的问题;在前期扶贫资金、项目的拨付上,平台提供筛选、预警功能。

 陈启彪是板栗树乡麻林坪村村民,此前一直以“一户8人”的标准享受贫困户待遇,并在2016年12月通过易地搬迁农户建房项目,获得补助款12万元(该乡易地搬迁实行每个人2万元,每户12万元封顶政策)。

 通过“互联网+监督”平台,该县以“7人”为标准设置,筛选出包括陈启彪在内的一批“超常规”贫困户家庭,发现了问题。原来,陈启彪长子、长媳、长孙在县城购有住房,不符合贫困户条件。

“全网通”“村村通”,“互联网+监督”不断升级

“通过引导群众利用手机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终端查询等方式,用公示查询监督反馈功能既查自己又看别人,置广大党员干部于群众监督之中。”麻阳县委常委、纪委书记易勇说,坚持“公开是原则,不公开是例外”,确保平台“全网通”“村村通”,做细村级财务公开,共同把信息采集推入良性轨道。

 9月初,该县纪委查处了大桥江乡豪侠坪村原村党支部书记龙绪祥等人弄虚作假、非法占有易地扶贫搬迁安置房的问题,给予17名责任人员纪律处分或组织处理,其中处级干部3人、科级干部9人。

 经查,豪侠坪村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项目存在违规购买或相互转让建房指标建房、挪用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征地补偿29.4万元、易地扶贫搬迁建房项目工程竣工验收不到位等问题。

“这是由于农村住房没有房产证登记手续,造成目前平台对于村民私下交易建房指标、住房监管出现空白。”易勇介绍,这些情况,作为每个月需要在村里工作22天的扶贫队长来说,哪个村民建了新房、搞了装修,应该清楚。

“以‘扶贫村’为核心,将‘扶贫工作队’与‘扶贫资金’‘扶贫项目’‘贫困户’等作为并列板块,统一进行公示。没有及时上传相关情况,平台自动预警,纪委复查复核、问责追责。”易勇表示,麻阳的“互联网+监督”平台,将从资金、项目的源头到尾巴的整个链条,全部置于阳光下运行。(邹太平)

 

安徽纪检

新闻热点